佛教理論的兩面性

 拉珍         昨天,寧瑪巴法王貝瑪諾布仁波切圓寂了。在為法王的成就解脫而欣慰的同時,更惋惜娑婆佛教界又少了一位學識淵博、戒行清凈的大德。故而祈請法王早還人間,再轉法輪廣渡眾生。看到這些大德們的離開,心中頗多感慨,回朔佛教在娑婆弘傳以來所經歷的種種變遷,深感眾生與如來聖教法緣之日益衰減,故今特書“佛教理論的兩面性”一文以醒世人。         釋迦佛陀佛教理論建立之初,沒有兩面性,只有獨一理體,如釋迦世尊所說三藏理論,是處於佛陀的境界中,對證取聖量境而獲得解脫涅槃的方法所作的一種說明,或者叫客觀記錄。這樣的佛教理論是由真實的聖證量所生發建立,而不是意識層面憑空設想成文,佛經里都有記載。初始的佛教理論與佛法證量是一體無分的,首先從實證的佛法聖境中誕生出完整的法義理論和儀軌,爾後再由完整的法義理論和儀軌造就實證聖境,理法相契,理為法用,法為理顯。但隨著眾生法緣的變遷,大量法軌的遺失,佛教的獨一理體在不知不覺中漸漸滋生出兩面性,一面是理論與聖證量相得益彰的完整保留,另一面是基本脫離了聖境道量顯現的純理論。佛教理論兩面性的呈現,客觀上使佛教界形成兩大派別,只要是佛教,無論何宗何門,大乘、小乘,無論顯、密,說到底,全都歸屬在這兩大派別中:一者“理論實證聖量派”,二者“理論知見體悟派”。當然,此處所指理論都是正知正見的佛法理論,而非舉經論之名實則背離經教的第三者錯誤理解和邪見。         “理論實證聖量派”是依於經論,以正知正見的認知去體悟修行、心性真諦,實證到超越心智理論的聖量,并付諸實際證量的顯現,以此證實其達到了究竟涅槃。這個派別以正宗三藏密典理論為基礎,但不以空說理論為目的,必入聖境證量的呈顯,以身心實際超越輪迴束縛為修持宗旨,它擁有完整的傳承教法儀軌,能顯出超越物質和精神領域的神通智慧力量,是真正契合三藏密典諸論本質的派別,它是佛教理論原始第一面理體相契的完美佛法,對眾生的解脫成就具有決定性效用。如釋迦佛陀正法時期的佛法,如蓮師所傳佛法,阿底峽尊者所傳佛法,瑪爾巴大師、密勒日巴大師、宗喀巴大師、無我母大師、吉美林巴大師,以及達摩、玄裝、慧能、虛云大師等等歷代真聖者祖師所傳佛法,都是“理論實證聖量派”佛法。但可惜,這個派別在當今娑婆世界已經非常稀罕,非常少見了,“理論知見體悟派”已取代其位成為主流。         “理論知見體悟派”也是以正宗三藏及密典理論為基礎,是經由正知正見的認知去近附、體悟心性真諦,以期最終了證涅槃。這一派的佛法,只有理論精神部分的表達,自身沒有實際的聖證量可以展顯,故只能借前輩祖師的量境事跡為例證。現在大部分的佛法都應該歸屬於這個派別,這是當今佛教界的流行現象。但我們必須看到,這一派別的理論雖也是正知正見,但它所造就的解脫是很難徹底的,容易流入空洞戲論,是否真能解脫究竟涅槃還是個問號,因為僅靠單純的理論極難將人領入聖者境地,況且這些理論還各說不一,如般若與中觀論見不同,他空見又另有說法,若用現代術語“軟、硬件”來譬喻,這各家理論到底誰者是可達成硬件成果的實用軟件,僅憑軟件本身很難確定,畢竟要實際造成了硬件的成果才能說明軟件理論的對錯。再者,所謂佛法之法,當為超凡解脫之法,這個“超凡”的表顯在哪里,也不是單憑理論就能代表的。而這種僅從理論知見角度去求取解脫的現象,主要是佛法傳承過程中許多教法儀軌失傳造成的。特別是藏密法,理論部分從密法建立初期到現在沒有多少變化,變化最大的是實證部分,過去的藏密祖師們傳法,神通證量展顯多不勝數,也正是這些驚人的神通證量,形成了藏密法在世人心中的神聖與特殊,像蓮花生大師、阿底峽尊者示現的大量神通,如瑪爾巴大師修奪舍法令已死的動物復活,密勒日巴祖師神足飛行,進牛角里躲冰雹,如日古溫波仁波且帶著全家連同帳篷牲畜一起飛行,如兩位第四世多智欽法王所示現的殊勝證量等等說不完道不盡的證量聖境。佛法的本原特質就是具有實際證量展顯的“理論實證聖量派”,但到了末世,很多法義都已不完整,修不出證量,多數佛法尤其是密法,開始向“理論知見體悟派”演變了。例如勝義內密灌頂壇城的彩砂結壇,蓮師時代的這個內密灌頂法,是要隔大石板將石板表面所繪彩砂曼達拉圖或金剛種子字,通過聖證量,隔石轉入石下的曼達盤中成為穿石金剛砂,可到了如今,完整的法義已經沒有,聖境證量修不出來,無法勝義內密灌頂,彩砂結壇已經演變成用彩色沙直接在曼達拉盤中畫壇城圖,毫無聖力顯現了;又如內密灌頂的金剛丸,六七十年前的藏密真正聖德們,大多都能讓金剛丸蘇醒顫動乃至明震大動,可現在的藏密法中,金剛丸不過是一個象征表法的藥丸罷了。又如財神法密密部灌頂,為勝義內密之法源,當場即能讓受灌行人於壇城中升起聖次第,并以三種白物,糌粑面所制成的金元寶或吐寶鼠,在行人面前翻躍而起,呈顯非人為物理之聖境,受灌行人即刻服食其法源之母,由此修法財神自然駕臨而成圓滿次第,可這樣的法如今也失傳了。不惟這幾法,多數內密灌頂法都已變質,虹身成就者也基本上看不到了,包括化虹最多的蓮師道場噶陀寺,近代很多法王圓寂也未化虹飛頓。現在很多人動輒就以石頭上留手腳印以示其證量,但那不是現場諸師證人監護展顯的證量,有什麼可信度?著名的格魯巴隆務寺卡索仁波切在一次訪談中談到西藏五六十年代的特殊社會狀況,造成大量經論法本被燒毀,很多大德根本沒條件把法義完整傳承下來就被迫圓寂,逃亡印度的大德們也沒有帶走多少法本,在那之後全世界最多還剩下百分之二三十的藏密法,大多數法都永遠失傳了。正是這類失法因緣,造成當今大部分佛法都拿不出實際證量,說穿了就是不懂法,長久陷於空頭理論,以致於很多人真的把佛法誤解成理論精神性的悟境而已,對於證量的問題已自然麻木,甚至覺得沒有證量是很正常的了。其實這種概念是非常錯誤的,“聖”與“凡”的區別,除了理論之外,實顯聖證量是最重要的真假鑒別。        比如說到空性,空性的理論稍有學識的行人都能講出一堆,但那頭頭是道的理論知見到底是對是錯?這可不是單憑知見本身可以判定,也不是任何有為法意識經驗可以判定的,非得住入空性真如,生發了妙有神通智慧力,才可真的曉瞭其知見對錯。當年未證聖道的阿難被羅漢們逐出集結佛經的僧堂,他證破真如後回到僧堂門外,大迦葉尊者要他從鎖孔進門以證明其已證道,阿難便穿鎖孔而入。證空解結者,必定具備神通聖量進入非人為能力所及的另一空間狀態,同時必得是擁有了這種實際超凡聖量的硬件成就,才能證明那理論軟件是否正確實用。因而,在這個問題上,“理論知見體悟派” 與“理論實證聖量派”的差別在於,前者止於理論性體悟,是否實際證入非意識的聖量得到了解脫,都是未可知數。不是此派隱而不表,而是其不完整的法義致使他們修不出證道聖量來表顯。後者“理論實證聖量派”同樣宣講正確的教法理論,但絕不止於純理論的機鋒糾纏空性悟說,而是依完整法義儀軌實證真如體性,超越精神意識層面而解苦因之結,達成其轉凡成聖的身心結構轉變,實際超脫到輪迴之外的聖境空間。         “理論知見體悟派”與“理論實證聖量派”雖然都建立在正宗佛教理論的基礎上而進取涅槃,但這兩派佛法大有成就快慢、高低程度的差別,且“理論知見體悟派”因僅限於純理論領悟探討,對法義中部分出世法的理解,往往很難站到純正的解脫聖境立場去理解相應其本意,容易導致知見的偏差錯解,稍不留意還會滑向邪見。         在末法時期能學到“理論實證聖量派”的完整法義是非常稀有難得的事情,而且這一派也不是固定派體,它具有演變性。就如前面說到的一些佛法,在祖師傳法時尚且處於“理論實證聖量派”理體一味,擁有大量實證境顯,壇城法規嚴謹,內密、外密、勝義內密區分有序不亂,但法義逐漸失傳,傳承到後輩,則演變成“理論知見體悟派”空說理論了。很多大聖德都認為,因佛法失傳的現實狀況,當今世界“理論實證聖量派”與“理論知見體悟派”相比,前者僅占大約百分之一二的比例,至于邪知邪見的所謂佛教大德,那更是遍地叢生,這就是當今佛教令人痛心的發展趨勢。

Bodhi temple 菩提寺 如来正法 放生法会 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