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在幹什麼?——達賴喇嘛的身份曝光(上)

Categories: 最新文章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在幹什麼?

——達賴喇嘛的身份曝光(上)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大德高僧們:

我素來敬重你們,但今天請原諒,我忍無可忍地出言不敬了。我雖然是揭露達賴實情,但是你們藉忍辱而遮身不顧正義、不護正法的行為,為你們難過。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及其西藏宗教基金會惡意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與多杰羌佛有關聯之團體,他們稱之為“義雲高集團”,這是純粹的惡劣行為。而達賴蒙蔽世界人類以聖者自居幾十年,但真實的一面,在實質上他就是一個根本沒有真正佛法本事的假聖者真凡夫,他的言論中謗佛毀經、坑害眾生的妖邪之說不計其數,而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大德們身為釋迦比丘、比丘尼,帶領全世界那麼多佛弟子學習第三世多杰羌佛教法、釋迦牟尼佛經教,而面對誹經謗佛、淫邪污穢、弄虛作假、以彌天大謊欺騙世界人類的達賴,竟然避諱不批,不徹底揭掉他的假面具,只讓一些善良而不具能力的人在台灣法院對達賴基金會提起告訴。結果如何?你們為了感謝薩迦天津之認證,去機場歡迎接待他,被達賴基金會這惡劣社團派來一批藏族黑打手,橫衝直撞,把充滿善意迎接薩迦天津的人按住,並罵你們是騙子,到底誰是騙子?你們活該!達賴喇嘛基金會不但沒有因此認錯道歉,而且,達賴喇嘛的西藏流亡政府的宗教與文化部在2012年3月27日發出文件,更加惡意地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團體。我一直期盼你們大德高僧作出更有力的應對,但看到的使人寒心。我曾有幸去美國,在聖格講堂逢緣恭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解脫大手印》三大心髓,我只有兩句話:如來正法,無話可說!頂聖教義,解脫精髓!你會雖然竭力弘法,普播聖因,功德洪深,但是,達賴之流謗佛謗法,我痛心疾首,徹夜難眠,你們卻輕描淡寫,掛之高閣,實在讓人難以理解和忍受。我雖然是個沒有資格蒙受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見的行者,請求你們幫忙引拜,你們推託說佛陀不接待人。你們只會擋駕辱佛,還有點護法聖駕的心嗎?你們擋我拜見佛陀的聖因用意何在,我至今未明,你們眼裡裝的是些什麼人?但無論怎樣,我的心是屬於佛教的心,我看不慣你們護法無力的行為。你們的大教授師,我曾見到過兩位,雖然相處只有十五天,但他們的經學智慧辯才,達賴之流豈能及其項背,為什麼他們也不出來振臂披露呢?我看了你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第2012028號公告,態度方向是令人高興的,但蒼白無力。我今天忍無可忍冒犯你們,給你們寫一篇文章,你們應該完成你們對眾生應盡的責任和義務,讓世人徹底看清達賴欺世盜名的真面目!你們應該如我下文一樣來面對、揭露達賴。我明信因果,不會故意誹謗達賴和他的機構,我只是單純地敘述事實、表達看法。為此作出如下一年的論評,每一個月送老達一評,共十二評送給他。

一月評、第三世多杰羌佛集團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你們僧尼總會的2012028公告已經說明這一點,但應更清楚告知世人,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總導師,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以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法作為全部指南,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就是義雲高大師團體,來自污衊誹謗方所誹謗的是直接嚴重傷害了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以及所有在世界各地的成員及國際佛教僧尼總會聞法點等,直接傷害到個人、家庭、公司、社會。難道這不是事實嗎?

二月評、義雲高大師是合法認證的第三世多杰羌佛

自我冒稱與合法認證,是完全兩端不同的概念。自我冒稱是沒有支撐依據,而自己編造假冒做出的結果。合法認證是依於真憑實據,為聖德高僧們出具的證據、所作出的定論。正如你會2012028公告陳述:“義雲高大師是被西藏各大宗派的法王、攝政王、仁波且們認證、恭賀法定為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和恭賀文是由藏傳佛教有名有姓的法王、攝政王、仁波且們出具的,是交給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不是交給義雲高大師的,與義大師沒有關係”。 然而達賴之流竟缺德打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身上。一個有基本道德的人都不會這樣亂來,而身為喇嘛的達賴竟然做出如此低級的誣陷動作。必須明確,在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收到這些認證、恭賀文函之前,義大師從未自稱是多杰羌佛(金剛總持)的轉世,僧尼總會收到認證、恭賀文後,義雲高大師已經是認證法定成立的金剛總持(第三世多杰羌佛,也就是持金剛),從來沒有過一次自稱的行為。儘管如此,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我被認證為第三世多杰羌佛,但我同樣是慚愧者,沒有比大家高,眾生都是我的親人。眾生的一切造業罪過由我承擔,我種的一切善業功德全給你們。”

三月評、第三世多杰羌佛不計較,但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絕不可原諒騙子邪說行為,應將事實公諸於眾

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悲無量,不計較達賴喇嘛基金會的誹謗誣衊,只會自己承擔誣衊,不願他人痛苦,但是,你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引致達賴喇嘛機構誹謗誣衊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直接涉及到你們僧尼總會團體受到的嚴重傷害,因此,僧尼總會必須向大眾說明,澄清真相。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說“綠教……與先前曾宣稱自己是多杰羌(金剛持)轉世的義雲高集團的欺騙手法如出一轍”,這是嚴重的惡意污衊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與第三世多杰羌佛相關的團體,因為義雲高大師沒有自稱言行,也沒有欺騙事實,而只有無私利眾的實例不計其數,數不勝數。而達賴喇嘛流亡政府的宗教與文化部在其2012年3月27日的文中說義雲高大師自稱第三世多杰羌佛,又再一次支撐、故意加重了達賴喇嘛基金會的誹謗。請達賴喇嘛和達賴喇嘛的機構回答:一,義雲高大師什麼時候自己宣稱是多杰羌?二,義雲高大師集團欺騙了什麼?三,“如出一轍”,具體的如出一轍是什麼?要達賴喇嘛的基金會拿出實際的三項證據,否則就是失德誹謗。

四月評、多杰羌佛屬於整個佛教,而非藏傳佛教,藏傳佛教來源於多杰羌佛、釋迦牟尼佛和西藏本土教

根據佛教的傳承,阿達爾瑪佛是整個法界佛教的法身如來,法身無相,為無有形象之佛,真如宇宙概念。多杰羌佛是整個法界佛教的報身始祖佛,為有形象之佛,佛教的所有教法傳承都來源於有形象的多杰羌佛,我們佛弟子所熟知的阿彌陀佛等五方五佛、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釋迦牟尼佛等所有佛菩薩都是學習多杰羌佛的佛法而成為佛菩薩的。但是,多杰羌佛不屬於任何一個派別,只屬於整體佛教,而不是藏傳佛教。藏傳佛教來源於多杰羌佛的教法、釋迦牟尼佛的法義,再加上那爛陀寺的大論師學釋迦牟尼佛教法所作的推論,並融合西藏本土宗教苯波教以及一些邪惡污穢如雙身法之類的東西而形成了藏傳佛教。因此,藏傳佛教中來自於多杰羌佛和釋迦牟尼佛的教法是純淨無邪、引導眾生解脫成就的,也正因為如此,藏傳佛教為了強調顯示其法義的正確,各派祖師們才規定,藏傳佛教各派,如寧瑪派、噶舉派、薩迦派、格魯派等派的頭頂上,頂奉金剛總持(多杰羌佛、持金剛)。

五月評、達賴喇嘛的歷史真實身份

由於達賴喇嘛的宣傳,造成人們有所誤會,尤其在西方社會,人們不太了解西藏佛教的形成和發展及各派的宗教文化、派別所屬,各派所屬的地位權威、法義修持、認證等等都是獨具各有的。格魯派是藏傳佛教中的一個支派,是佛教傳到西藏以後由宗喀巴大師創立的,形成的時間比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等都要晚,格魯派的領袖是甘丹赤巴稱號持有人,而甘丹赤巴的職位是由選舉產生的,不是轉世繼承的,就類似於今天世界上的總統選舉一樣,宗喀巴大師是格魯派第一任的甘丹赤巴,第二任甘丹赤巴是賈曹傑·達瑪仁欽,第三任甘丹赤巴是克珠傑,第四任甘丹赤巴是拔梭·曲結堅贊,第一世的達賴喇嘛是他們的下屬,跟隨他們左右。但在後幾世的達賴喇嘛,竟然編纂出由達賴喇嘛指認甘丹赤巴的笑話。從六世達賴喇嘛以後,達賴本身就是凡夫,尤其是第十四世達賴,除了亂講經教,邪淫成性,就是滿身的病痛,如此虛潰垢障的身子骨,把論語哲句拿來亂拼湊組詞,一身沒有半點聖人的氣味,會有指認的能力嗎?

在西藏,各大教派並不是由格魯派統管一切,而是各派獨立自管的,比如,僅就教法而言,其它派都不同意格魯派的認知,格魯派主張中觀見,而覺囊派主張他空見,又如薩迦天津法王說:“格魯派認為佛看到痛苦,但我們薩迦派認為佛並沒有看到痛苦。”還有,供奉雄天護法的原因,就是起因於格魯派的僧人認為寧瑪派不屬於他們格魯派的體系,而很多人不學寧瑪的教法。這已經說明格魯派和其他教派的教法權力是各自獨立的,互相不服,所以才各自供奉各自的教派祖師。

所以,連格魯派的最高領袖宗喀巴大師都無權代表藏傳佛教其它教派,更況達賴喇嘛僅僅只是格魯派在前藏的一個法王,又怎麼能代表其他教派呢?

現在,大家普遍性地被導入了一個誤區,這個誤區就是:西藏一直是一種政教合一存在於藏族人政治、社會、宗教生活的傳統統治中,誤認為達賴就是政教合一的唯一最高領袖,其實,這是落入誤區而且是完全錯誤的。西藏的政教合一的統治方式,始於十三世紀,指的是一些有權勢的仁波且、喇嘛們在政治力量的支持下,利用佛教來支撐政治實施的一種方式,但是,這個統治者並不是只有達賴喇嘛。最早實行政教合一統治西藏的是薩迦政權,在忽必烈的支持下,1264年,八思巴身為元朝國師而兼任總制院院事,負責處理西藏地區的軍政事務,從此開啟了政教合一的時代,這個時候,連宗喀巴大師都尚未出生,根本就沒有達賴這個人的概念。爾後,帕竹噶舉首領絳曲堅贊於1358年廢除最後一任薩迦本欽,被元順帝封為大司徒,由此開始帕竹噶舉統治西藏的時期。大約在十七世紀四十年代,第五世達賴喇嘛引來蒙古軍隊和格魯派的軍隊聯合作戰,槍殺了許多無辜的生命,血流成河,消滅了信仰噶舉派的藏巴汗的軍隊,從而建立甘丹頗章政權,從此才開始由格魯派主管西藏軍政事務。

但是,在薩迦、噶舉或格魯擔任這種統治者的角色的時候,只是在政治上統治,而在佛學、佛法的修持和傳播上,其他派別是不受其管理和領導的。也正因為如此,才有薩迦政權、噶舉政權和格魯派政權的交替。

自甘丹頗章政權建立以後,直到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逃出西藏,在這三百年的時間裡,除了第五世、第七世和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掌握過西藏政教實權、擔任過西藏政教合一的領袖以外,其餘歷世達賴喇嘛在位時,他們只有佛教裡的職務,也就是只是擔任格魯派在前藏的法王,而西藏的政治實權掌握在蒙古汗王、噶倫或四大林的攝政活佛手中。

由藏傳佛教和西藏政治的歷史,我們就明白了事實真相就是:從政治上來說,只有第五世、第七世和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擔任過西藏的政治領袖,從佛教上來說,第一世達賴喇嘛根敦朱巴、第二世達賴喇嘛根登嘉措都不是格魯派的領袖,第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才第一次成為格魯派的領袖甘丹赤巴,爾後,第六世達賴喇嘛背叛釋迦牟尼佛教誡,流連花街柳巷,破了不可赦免的比丘戒,犯“波羅夷”罪,成了佛教的叛徒,被格魯派免除了達賴的稱號地位,依戒律法規已打入惡道,被各大教派看為荒淫無道的醜聞。依據破比丘戒的鐵定戒規,破戒之人必墮地獄,而依密宗根本十四戒的第一戒,凡依止達賴的人,也會同擔罪業。我想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應該非常清楚戒律。故第六世達賴喇嘛已經打入金剛地獄中,屬於無間罪業,永遠出不來了,因此根本就沒有第七世到第十四世真的達賴喇嘛,本身都是假的了。正如宗喀巴大師經云:“達賴六世,班禪七世,不復再來,六世以後,系譜混亂。”所以,自那個時候起,實際上就根本沒有達賴這回事了,就是有,也是只有達賴之名稱,而不是真的達賴。就算退一萬步說,把假的認做真的吧,從第六世達賴喇嘛到第十二世達賴喇嘛,他們都未曾受封甘丹赤巴稱號,第十三世達賴喇嘛被封為“護國弘化普慈圓覺大師”,掌管政教,但仍是格魯派前藏法王。格魯派在後藏的領袖是班禪,在蒙古的領袖是章嘉呼圖克圖,達賴喇嘛管不了後藏,也管不了蒙古格魯的教法,只是格魯派在前藏的領袖,離藏傳佛教領袖還差得太遠。

對達賴喇嘛,大家明白,犯了比丘戒,全戒已破,會是什麼惡果。現今之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於1940年坐床時,西藏政權掌握在第五世熱振活佛手中,後來由達扎·阿旺松繞等人攝政。1950年10月,達賴喇嘛開始親政,學習處理政教事務,但主要時間仍是用於學習,準備考格西,因為只有考上格西後,才有可能被選為甘丹赤巴(格魯派領袖)。達賴喇嘛在1956年至1959年間還短暫的被中共任命為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主任,在1959年春剛剛考上格西幾天,還沒有通過選舉為甘丹赤巴(未登上格魯派領袖的王座),就離開西藏本土了,暫住在租借的印度的土地上,成立了個別少數西藏人的流亡政府,因此,自那個時候起,他就已經離開前藏,不再是前藏的法王了,而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政治領袖,這時達賴喇嘛既代表不了前藏,更代表不了整個格魯派,因為格魯派領袖還有班禪和章嘉,佔去了三分之二,夏日倉和阿嘉在青海也分化了一少部分格魯的權力。格魯派永久的總領袖是格魯派的創始人宗喀巴大師,不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而且,連宗喀巴大師都不是藏傳佛教總領袖,達賴喇嘛就更沒有資格擔任寧瑪、薩迦、噶舉、覺囊等藏傳佛教派別的領袖,位於世界各地的禪宗、淨土、雲門、曹洞、溈仰、唯識、法相、華嚴、律宗、小乘等佛教派別與達賴毫不相干,所以,整個世界佛教的領袖,達賴喇嘛連邊都沾不上,在佛教中,十四世達賴只不過是一個滿身血腥、邪說惑眾的假達賴而已,哪怕就是六世之前的正統達賴喇嘛,都代表不了世界各地的僧尼和在家佛教徒,因為他不是很多佛教宗派的祖師、領袖,正如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我雖然被認證為第三世多杰羌,但我只是眾生的鋪路石,眾生的奴僕而已。我們世界佛教唯一的領袖,是釋迦牟尼佛!”

六月評、達賴喇嘛以藏傳佛教領袖自居,卻無法證實領袖的權威,假的,丟臉,只有騙人的能力。

對於達賴以佛教領袖自居的冒牌行為,或是真正佛教領袖的身份,輕易就能證實。是真是假,是冒稱矇人還是實質權威,完全可以清清楚楚。很簡單: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應正式行一份公文,公佈於全世界佛教界,向達賴及其流亡政府機構提出:如果達賴喇嘛以及他所統領管轄的機構不承認他自己只是藏傳佛教一個格魯支派的三分之一領袖,而是世界佛教領袖,那我們暫且不讓他來證明世界佛教領袖的地位了,這是想都別想的笑談,因為冒牌的佛教領袖根本就不是天主教的梵蒂岡教皇地位,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只要達賴能證實他的流亡政府和他本人是有權管整個藏傳佛教的,只要他能證明得了,你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包括我,就承認他是整個藏傳佛教的領袖。證明很簡單,不需要他把全西藏、整個藏傳佛教的大仁波且們寫下來,而只是請達賴喇嘛或他的流亡政府,給那些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寫過認證、恭賀的人發一道公開命令,如給第四世多智欽土登成利華桑波法王、貝諾法王、阿秋法王、吉美多吉法王、公保·都穆曲傑法王、多傑仁增仁波且、夏珠秋楊仁波且、阿旺班瑪南加法王、楚西法王、達龍哲珠法王、仁增尼瑪仁波且、鄔堅喜饒喔修喇嘛、薩迦天津法王、薩迦達欽法王、夏瑪巴攝政王、嘉察國師、唐東格博仁波且、敏林堪欽仁波且、康卓仁波且、冉江仁波且、寧瑪東藏法王、綠寶冠杰仲法王、洛卓尼瑪仁波且、佐欽法王、噶諾仁波且、洛昆桑仁波且、班瑪洛珠仁波且、宗康法王、賽巴仁波且、俊麥白瑪多傑仁波且、昂旺欽哲仁波且、雲登降措仁波且、藏夏仁波且、班達土登格勒嘉措仁波且、孟嘉仁波且、白瑪榮珠仁波且、昂文扎巴仁波且、東朋仁波且、索切仁波且、索瑪仁波且、唐讓嘉瓦仁波且、格謝仁波且、薩迦俄巴仁波且、土登晉美仁波且、格勒桑布仁波且、洛珠降措仁波且這些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寫了認證、恭賀文的法王、仁波且們下一道公開的流亡政府或達賴喇嘛本人的指示,文件中點出他們的全名,一個字、一個人都不要漏掉,明確說明你們這些仁波且們沒有認證權、沒有恭賀權,要他們公開承認達賴喇嘛是他們的總領袖、他們認同達賴喇嘛流亡政府的決定,說他們自己服從達賴的命令,確實無認證權、無權寫恭賀,給第三世多杰羌佛寫的文證是無效的,因為他們不具認證活佛的資格。只要達賴喇嘛發出這份文件,或者其流亡政府的宗教與文化部發出這份文,並且得到這些被點名的人的全部認同,還不需要全部藏傳各大教派的大德們的認同。那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就權且認可達賴喇嘛是藏傳佛教的總領袖。如果達賴喇嘛只是在世界各地,以藏傳佛教領袖自居,沾沾自喜矇騙大家,講假話給大家聽,而不敢發出這樣的文件,那就證明達賴喇嘛和其流亡政府在藏傳佛教中不具領袖政教地位、不具權威定性,而是以其自居來蒙蔽世人,欲使世人信任他為世界佛教領袖。世上信奉他的人們,我請你們好好想一想,達賴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絕對是騙你們的假佛教領袖。還不用說世界佛教了,單就藏傳佛教各大教派中,僅就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寫過認證和恭賀文的仁波且們,認不認同達賴喇嘛的宗教地位,任何人都可以從這個結果看到真相——一個假的藏傳佛教領袖達賴。

相反,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的認證和恭賀已經在《第三世多杰羌佛》一書中刊出,發行全世界一百多萬本,凡認證恭賀的法王、仁波且們,都收到了大量書籍,出版發行公佈於世已經四年多了,至今為止沒有收到過一份不承認的告訴,難道這是假的嗎?是達賴和他的機構誣陷的那樣沒有寫過認證恭賀嗎?

七月評、達賴喇嘛及其流亡政府不通宗教笑掉牙,胡亂行文編假話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和達賴喇嘛流亡政府的宗教與文化部,都是不負責任、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的政治機構,這個政治機構完全不顧因果事實,是真是假,先說出來了事。比如,在法庭上,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說:“因西藏傳統為‘政教合一’之國家,故西藏宗教基金會在台灣不論是針對西藏政治、或宗教等對外發言,均屬代表西藏之權威發言”,因此在法庭上,達賴喇嘛基金會自然位居代表權威發言說:“藏傳佛教中沒有多杰羌佛這個傳承”(由於他們不通宗教,所以我們只說他們是政治機構)。可是,稍微有一點佛教知識的人都知道,所有佛教教法都來源於多杰羌佛,如大聖德卡魯仁波且說:“皈依時,薩迦派和噶舉派一樣,都以金剛持為根本上師。”寧瑪派的最高佛法大圓滿,就是傳承於多杰羌佛,而格魯派的皈依境中,宗喀巴大師頭頂上,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多杰羌佛和文殊菩薩,噶舉派的始祖也是多杰羌佛,很多藏傳佛法的儀軌,都要恭敬讚頌多杰羌佛。達賴喇嘛基金會在法庭上說假話、用矇騙性手段定義,被當庭揭穿,十分難堪。可是,達賴喇嘛流亡政府的宗教與文化部在其2012年3月27日的文中為了解套,又換一種說法,兩者互相矛盾,毫無可信度。該文件說:金剛持佛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釋迦牟尼佛出現在密續中的一種化身形式,在我們佛教的傳承歷史中,從來就未曾有過任何人被認證為這尊本初佛(本文作者注:此處文中的本初佛指持金剛、多杰羌佛、金剛總持)的轉世,金剛持佛一直都被解釋為是釋迦牟尼佛的上師”請注意,僅就簡單的一份文件,幾行字,前幾句說多杰羌佛是釋迦牟尼佛的化身,後幾句就忘記了自己在前面說的話,竟然把多杰羌佛說成是釋迦牟尼佛的上師。既然是自己的化身,又怎麼成了自己的上師?這不是胡言亂語嗎?既然法定為本初佛(原始佛),又怎麼會是後面覺悟成佛的釋迦牟尼佛化身的呢?那釋迦牟尼佛不是更早的本初佛嗎?到底哪一個是本初佛?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對此文件的評鑑說得很好:“根據《大圓滿廣大心要傳承次第》,多杰羌佛是阿彌陀佛的上師,而釋迦牟尼佛成佛的時候,祂在阿彌陀經中說:阿彌陀佛是在無量劫過去所成的佛。請大家注意,阿彌陀佛成佛的那個時候,釋迦牟尼佛還沒有成佛,釋迦牟尼佛連佛都還沒有成,又怎麼能化身多杰羌佛而且去教阿彌陀佛呢?”這就是達賴及其基金會顛三倒四、謗佛胡說的教義,誤導大家的知見,引導大家生長黑業。我沒有誹謗達賴喇嘛及其機構,我照事實在說,如此教理,實在是侮辱了藏傳佛教啊。

八月評、達賴喇嘛及其流亡政府無資格管理藏傳佛教

西藏流亡政府是達賴喇嘛到印度後成立的一個少數人的政治組織,是僅代表達賴喇嘛本人及其少數人的政治機構,所以藏傳佛教的大聖德、藏傳最高佛法龍欽寧體大圓滿獨掌人第四世多智欽法王土登成利華桑波和甲扎法王等才不認同達賴喇嘛的政教合一,不與達賴喇嘛來往。達賴喇嘛在佛教上統領不了其它藏傳佛教的教派,所以,達賴喇嘛的政治機構與佛教毫無關係,因為不懂宗教,不具備領導宗教、管理藏傳佛教的資格,更沒有資格統領世界佛教事務,只有在流亡政府的管轄區內,有政治發言、定奪策略的資格。正如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在公告中所說:“我會是在美國的國土上,是美國國家、美國政府管理,遵守美國憲法和法律,根本不認同達賴喇嘛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本人深受到美國來干預我們屬於美國國土上的一份子,休想強加流亡政府的所謂政策,破壞我會總導師形象。”你們說得對,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是堅守戒律、依教奉行、行善布施、利益眾生,只服從於美國的憲法、按美國的法律行事。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不知自己的權限範圍,竟然將手伸到美國,對美國政府管轄的機構指手畫腳,大言不慚侵犯主權,不知羞恥,誹謗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總導師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什麽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承不承認。國際佛教僧尼總會還不承認由五世熱振活佛認證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呢!“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是美國管的一份子,不是他流亡政府的成員,不在他的管轄區域內,不承認什麼流亡政府,這個沒有國土、沒有公民、沒有藏傳佛教管理權、沒有世界佛教管理權的政治機構,無權指使美國管轄的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無權過問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總導師。僧尼總會位處在台灣的聞法機構等,屬於台灣公民,也只是台灣的一份子,達賴喇嘛流亡政府無權越線指揮台灣公民依照達賴流亡政府的文件作為政策方針定性。國際佛教僧尼總會認同藏傳佛教的其它各大教派所作的認證、恭賀,不認達賴喇嘛作為格魯派只佔了三分之一領袖說的話。”當然,也許有些恐龍法官會與達賴同流合污,與犯下密宗戒的無間地獄種子同出一氣,他們是非常可憐的,因為他們不懂密宗鐵定戒十四戒之第一戒,站在維護破戒者的立場,必然招致同擔罪業的悲慘報應結局,打入三惡道中。

Leave a Reply

Bodhi temple 菩提寺 如来正法 放生法会 纽约